網站首頁 > 文房四寶 > 穿越古今的文化名片

穿越古今的文化名片

日期:2018-05-28 15:27:33

人民網合肥11月4日電(韓暢 余圣) “水復山重客到稀,文房四士獨相依”。文房四寶在文人墨客眼中不僅是工具,更是陪伴,這樣的陪伴歷經歲月,日久彌新。如果追根溯源,不得不去一個地方——安徽省宣城市,這里的文房四寶文化積淀深厚,影響深遠,由古至今,一直是宣紙、宣筆、徽墨、宣硯的原產地和重要集散地。

筆:落紙驚風起 搖空滴露濃

文房四寶工藝各有不同,相同的是質量上乘,且耗時耗力。拿宣筆為例,韓愈《毛穎傳》記載公元前二三年,秦將軍蒙恬南下時途經中山(安徽省涇縣一帶山區)發現這里兔肥毫長,便以竹為管,在原始的竹筆基礎上制成改良毛筆,蒙恬造筆的傳說流傳下來,于是便有了“江商石上有老兔,吃劉飲泉生紫毫,宣城工人采為筆,千萬毛中揀一毫”的詩句。千萬中取其一,可見用料之考究。

“宣筆的品種現在增加了,由以前的兩百多種發展至今天的六百多種,基本上可以滿足不同書畫藝術市場的需求。”宣筆制作傳承人佘征軍介紹,一支高級宣筆,選毫尤為精嚴,制作程序也十分繁雜,非一人一手或一朝一夕可就。從選毫到成筆,還須經過水盆、裝套、修筆,檢驗、裝球等五個車間十幾道工序,“一支上品宣筆至少要修整二次, 并用放大鏡檢查,足見空筆制作之精湛和筆工藝人之辛苦。”

墨:妙句之來墨妙同,信知吾道未全窮

如果你想目睹一塊徽墨的形成,至少要花上一周時間。制墨堪比淘金,一間20平米左右的漆黑的煉墨房,30多個燈油,燈油上面蓋上碗,不能扣死,否則燈火會滅。過了幾十上百個小時,倒扣的碗底終于形成薄薄一層煤灰,這便是徽墨的原料。30個碗里刮出的煤灰,也不見得做出一塊徽墨的二分之一。

“制墨是件苦差事,工序繁多,還有這一定的危險性。”現任中國文房四寶協會會員、績溪縣良才墨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的馮良才深有感觸,制作墨粉需要煉煙,油煙材料主要是桐油加豬油,桐油加香油,桐油加生漆。整個手續非常繁雜。一次制作過程下來,整個人除了眼睛和牙齒以外,身體其他部位全部會被熏黑。

紙:宣紙走筆擱一半,靜等圣賢潑墨還

近乎嚴苛的制作工序,使得文房四寶歷經歲月,卻日久彌新。就如宣紙,薄薄一張,卻經久不脆,不褪色,素有“紙壽千年”美譽。

宣紙具有“韌而能潤、光而不滑、潔白稠密、紋理純凈、搓折無損、潤墨性強”等特點,并有獨特的滲透、潤滑性能。而形成一張宣紙,要經過浸泡、灰掩、蒸煮、漂白、制漿、水撈、加膠、貼洪等十八道工序,歷經一年才可成型。

安徽涇縣雙鹿宣紙有限公司總經理、光華宣紙工藝廠廠長曹光華僅憑感官便知紙的好壞,“一眼觀手摸,好宣紙一定是潔白的。二聽聲音,好宣紙發出的聲音是柔和的。三用筆試,好宣紙有良好的吸附性,吸水性大而迅速,既能較快地吸收墨液,又能保持墨粒,有適當擴散墨液的能力。”

硯:箋麻素絹排數廂 ,宣州石硯墨色光

宣硯不僅做工考究,且原材料稀少。李白詩云,“墨池飛出北溟魚,筆鋒殺盡中山兔。箋麻素絹排數廂,宣州石硯墨色光……”這是最早關于宣硯的記載。

享有“歙硯國手”之譽的王祖偉介紹,古人對硯的保養十分講究,“寧愿三日不洗臉,不可一日不洗硯”。

因為硯石原材料稀少,曾經受原材料影響宣硯生產曾中斷數百年,近年來,績溪縣和旌德縣境內均發現硯礦石資源。2012年,旌德縣在宣硯歷史挖掘和品牌開發上取得突破。但直至今日,宣城市乃至安徽省文人墨客都有一個共同的愿望,就是盡快找到唐代大詩人李白詩歌贊頌的宣硯石礦,徹底結束安徽缺少優質硯石的歷史。

從墨寶到品牌的轉變

宣城市是中國最著名的文房四寶特色區域,2004年被評為“中國文房四寶之鄉”,而后獨領風騷10年。2014年6月,“中國文房四寶之鄉”第二次復評,宣城依舊毫無爭議地奪魁。

有趣的是,文房四寶產地在宣城并不集中,4種墨寶仿佛4顆璀璨明珠,散落在該市各地——轄下涇縣是宣紙之鄉,旌德縣是宣硯之鄉,宣州區是宣筆之鄉,績溪縣是徽墨之鄉。因制作工藝和選擇地域色彩濃厚,文房四寶僅在當地的核心產區才能發揮最優良的品質。挪個地方,做出來的產品就不地道。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观看片不卡,国产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图片,国产HD老太婆中国老太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