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文房四寶 > 誰來傳承文房四寶(組圖)

誰來傳承文房四寶(組圖)

日期:2018-05-28 15:28:06

毫無疑問,首屆山東文房四寶博覽會有著無數的亮點。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在這些亮點背后,也存在著諸多的問題。傳承人匱乏,成了如今文房四寶的一大現狀。而原材料的缺乏和質量的下降,更是讓人揪心。面對這些問題,一場自救行動早已悄然展開。

  團隊開采,團隊設計

  作為中國傳統四大名硯之一,甘肅洮河硯近年來始終被原材料的匱乏所困擾著。

  “洮河硯的原材料近年來越來越稀缺,以前的老坑因為修建水庫的原因,已經被徹底淹沒了。”甘肅洮硯協會副秘書長蒙劉軍這樣對記者說。

  在他的身邊,是七八方產自老坑的洮河硯,每一款硯臺都是以敦煌佛教為題材的,這些硯臺或許算是本次博覽會上價值最高的硯臺——每一款的價格都在數十萬元以上。

  石材的匱乏讓洮河硯的市場價值在近年來不斷提高,而這又促使人們對于硯材的開采更加的頻繁,這種無序開采的行為在幾年前的甘肅一帶確實非常嚴重。

  “我們相關的政府部門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而且硯材屬于不可再生資源,所以這些年政府也開始保護洮河硯的原材料,禁止私自開采,而是形成一種有序有效的開采方式。”蒙劉軍的另一個身份是甘肅萬隆工藝美術公司的銷售總監,他向記者表示:“政府會以招投標的方式,把一些洮硯礦交給一些有資質的公司進行開采,我們公司也拿到了老坑的開采權,然后利用專業的水下開采團隊進行開采。”

  與傳統的開采不同,水下開采更加的耗時耗力,因此硯材也更加珍貴,在開采出好的原材料之后,則會有專業的設計團隊就硯材的外形進行設計:“等我們專業的設計團隊設計出好的圖案之后,我們會找那些名家,請他們來為我們制作雕刻硯臺。”

  本屆文房四寶博覽會上,蒙劉軍所帶來的一系列的敦煌佛教題材的硯臺也吸引了大量的顧客,對此蒙劉軍表示:“我覺得是這樣的,其實很多硯材都存在原料不足這個問題,既然如此,我們就該更加珍惜原料,盡可能每一方硯臺都設計的非常有價值,以前沒有國家管理大家濫開采的時候,可能一方硯臺隨便雕刻一下就以低價賣了,現在國家管理了,首先提升的就是硯臺本身的文化價值,然后也提升了其本身的品質,一方硯臺可能能賣出以前十方硯臺的價格。”

  一個人的寂寞

  1985年出生的費縣人姚偉,有時候會覺得有些許的寂寞和無聊。

  因為他是整個臨沂費縣縣城金星硯制作者中僅存的80后。

  作為臨沂市下屬的縣城,費縣出產徐公硯和金星硯,但是縱觀整個費縣境內,如今從事硯臺生產制作的還有一百多人,而80后群體只占10%左右,其余的大多是40歲以上的中青年。

  “誰愿意做?又苦又累還不賺錢。”說到這里,姚偉顯得有些無奈,同齡人中大多都選擇了外出打工賺錢,沒人愿意守著一堆石頭一坐坐一天。

  姚偉走上硯臺加工這條路,源自于父親姚子明的熏陶——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費縣的金星硯曾經頗受日韓外商的喜歡,因此成立了費縣硯臺廠,跟著自己父親學做木工的姚子明也因為善于雕刻而進入了工廠,成了一名硯臺制作者。

  后來硯臺廠倒閉,大部分人都下崗,當年姚子明身邊的同事們也大多選擇了轉行——其中有人干脆做起了板材加工,賺了一筆,也有些回家務農,唯獨姚子明選擇了繼續做硯。

  “我和父親一樣,就是喜歡做硯臺,所以才堅持下來。”如今的姚偉,雖然還在做著硯臺,但是經常會覺得無聊:“協會里的都是老大哥,按輩分都是大叔,真正年輕的沒幾個。”

  事實上,這樣的情況不僅僅出現在硯臺行業——放眼整個文房四寶制作業,年輕人的匱乏始終是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

  “其實相比起以前我們這一代人來看,現在的年輕人有網絡,腦子活泛,也有高科技工具,他們其實應該比我們年輕的時候好多了。”作為魯硯協會的首席顧問,高星陽在談起傳承問題時這樣表示:“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對于文化的理解不夠深入,也不能坐下來沉下心的去讀書,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所幸的是,姚偉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將不再孤單,據魯硯協會的執行會長傅聿勝介紹,魯硯協會每年都會組織制硯師們進行培訓:“主要一個是交流,再一個是學習外地的硯臺制作,請一些專家來培訓,提高大家的制作技藝。”

  不可逆的原材料之殤

  與硯材的不可再生相比,作為文房四寶中的宣紙,似乎不該被這樣的問題所困擾——如今的涇縣,種植著大量的青檀樹,七齡以上的青檀樹即可用來剝皮制作宣紙。

  但事實上,作為中國宣紙協會常務副會長,吳世新卻在為宣紙近年來的品質憂心忡忡。

  吳世新曾經經歷過宣紙的輝煌時光——2000年之后的五年時間里,宣紙的價格一路飛漲,最火的時候,宣紙的價格一天一變,連宣紙銷售者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宣紙明天會漲多少錢,而與之相對應的是,涇縣多家宣紙廠外都會出現排隊搶購宣紙的情況。

  “那是一個不夠成熟理性的時期,也是一個宣紙的價格炒作的最火的時期。”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宣紙的制作始終保留著最為傳統的制作工藝——制漿、撈紙、揭紙、烘干、剪切。

  而與這種傳統工藝同樣保留下來的,還有傳統的家庭作坊——如今在涇縣,除了一家中國宣紙集團公司(原涇縣宣紙廠)屬于國有企業之外,其余的宣紙廠家都是以家庭作坊為主,三五個人即可生產宣紙。

  “我說實話,做宣紙的年輕人才也缺乏。”吳世新表示,2012年中宣集團曾經在全國范圍內招聘了20多個大中專畢業生下派到各個車間學習宣紙制作技藝,兩年之后,這20多個有學歷的年輕人已經全部逃離了生產一線:“有的進了管理層或者人力部門,有的干脆就辭職了。”

  吳世新也曾與涇縣當地的學校合作開辦過宣紙制作技藝的專業班,培訓專業的宣紙制作者,但是效果也不好:“很多工人把它當做鍍金的機會,從班上畢業就回公司坐辦公室了,那有什么意義?”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观看片不卡,国产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图片,国产HD老太婆中国老太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