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文房四寶 > 文房四寶的江湖

文房四寶的江湖

日期:2018-05-28 15:29:29

10月22日上午,為期四天,由濟南市供銷社、山東省魯硯協會、濟南市文物保護與收藏協會主辦,濟南市英雄山文化市場等部門承辦的中國(山東)首屆文房四寶博覽會正式開幕。在4天的時間里,來自全國各地的筆、墨、紙、硯等傳統文具吸引了大量的顧客和藏家,7000多萬元的現場交易額也體現了這一活動的熱鬧。

  而在這次博覽會上,記者也通過深入調查,了解了許多與筆墨紙硯有關的事情,同時對于傳統的文房四寶四大行業的現狀,也有了深刻的了解。 B1-B2版撰文/記者李解 攝影/記者王曉峰

  湖筆沒落,贛筆崛起

  說起傳統的文房四寶,人們都會想到安徽的宣紙和徽墨、四大名硯和湖州毛筆,曾是文房四寶中最知名的產品。

  然而在山東首屆文房四寶博覽會上,記者逛遍了整個博覽會的會場,卻鮮有湖州毛筆的蹤跡,整個會場上幾乎都以贛筆(江西文港毛筆)為主。“這些年湖筆已經開始沒落了。”一位要求不具名的省內書畫家這樣對記者表示:“至于湖筆沒落的原因也很多,至少在市場化運作來看,江西文港毛筆占據了上風。”

  不僅如此,善璉湖筆協會會長李金才在接受相關媒體采訪時也曾坦言,目前浙江湖州善璉每年生產的1000萬支湖筆,占據的市場大概是20%,而且最為致命的是,目前善璉鎮上的六七百名筆工里,40歲以下的人不會超過10個,而最后一批進廠的工人還是十幾年前的事。

  10月23日上午,在濟南英雄山文化市場的博覽會現場記者注意到,博覽會現場上產自江西南昌進賢縣文港鎮的“贛筆”幾乎一舉統治了本次博覽會的毛筆展位,各種材質的毛筆琳瑯滿目的掛滿了攤位。

  “我們這一次是組團前來的,帶來的毛筆也很多,中高端都有。”23日下午,在博覽會現場,希忠筆莊的負責人晁希忠談起如今的贛筆發展,臉上露出了一絲難以掩飾的驕傲:“這些年我們文港毛筆已經開始抱團參展,形成了一個很大的產業鏈條,每次遇到重大的展會,我們都會一起出來,可以說這些年我們在協會帶領下,已經逐漸的搶占了湖筆的市場,現在全國人懂毛筆用毛筆的,都知道我們文港毛筆。”晁希忠所說的協會,指的是江西南昌文港文房四寶協會。據了解,近年來文港當地政府和該協會致力于資源整合,同時打造品牌,對于毛筆生產企業進行各種扶持。

  種種措施,使得文港毛筆逐漸在全國的筆業界打出了極大名氣,據數據統計顯示,2014年,文港毛筆產量達到6.6億支,產值13.2億元,金屬筆產量9.5億支,產值27.5億元。文港人在全國縣級以上城市開設以筆類為主的文化用品銷售窗口5100多個,占有金屬筆30%、毛筆75%的市場。

  魯硯紅絲、徐公成品牌

  洮河硯、端硯、歙硯、澄泥硯被稱為中國傳統四大名硯,但是近年來隨著魯硯的強勢崛起,山東的多個硯種已經有了與四大名硯掰手腕的能力,而其中最為著名的則是濰坊青州的紅絲硯。

  事實上,紅絲硯并非是近年來新晉的硯種名品,早在唐宋時期,諸多書法名家都曾對其贊不絕口,唐代的柳公權曾在《硯論》中稱:“蓄硯以青州為第一,絳州次之,后始論端、歙。”唐詢則在《硯錄》中直接把紅絲硯排在第一位:“石之品十有一;青州紅絲石一,端州斧柯石二……”,甚至連蘇東坡也稱:“紅絲硯發墨謂勝端則過(在發墨上,紅絲硯比端硯要強)”。

  據了解,在本屆博覽會上,作為主場作戰的魯硯也在魯硯協會的組織下抱團出擊,十余種魯硯紛紛亮相,而其中數量最多的則是青州紅絲硯,記者在博覽會現場注意到,幾乎每一家魯硯協會參展的展位前,都有紅絲硯的身影,有的精致,有的古拙,那一抹艷麗鮮亮的紅色吸引了諸多的顧客。

  山東省魯硯協會的執行會長傅聿勝表示,作為一個大的品牌,魯硯近年來在國內外市場上逐漸有了自己的名氣:“隨著不斷的發展,我們也在嘗試恢復魯硯,尤其是紅絲硯、徐公硯曾經的輝煌,爭取早日讓它們能夠恢復自己的地位。”

  據傅聿勝介紹,在唐宋之前,紅絲硯、徐公硯、淄硯、金星硯、紫金硯、砣磯硯等產自山東的硯臺曾經深得古人的喜愛,但是在南宋之后,隨著金人的南下使得漢人不得不南下,因此文化重心也出現了偏移:“不管是金人還是后來的蒙古人,都是游牧民族,他們對于漢文化的融合和了解并不多,而我們也知道,很多時候文化的傳承來自于漢人,那么隨著南宋漢人的南下,山東的名硯也出現了一個斷層,所以使得很多魯硯的品種都逐漸的被埋沒在歷史長河之下,這也是一件非常遺憾的事情。”

  而魯硯協會的副會長張國慶則表示,隨著近年來業內人士對于硯文化的搶救越來越多的魯硯也重新回到了大眾的視野:“我們魯硯協會在兩年前成立時,就是希望能夠整合資源,重新恢復魯硯的名氣。最近我們也在逐漸的制定一系列的魯硯標準,首批劃定了13種魯硯的石材標準和產地,下一步我們還會繼續推動魯硯的發展。”

  與傳統的四大名硯不同,魯硯實際上是產自山東的硯材的合稱,“據我們通過史料搜集發現,山東所產的硯樹有二十多種,目前能夠確定而且還能找到材料生產的至少有20個種類,下一步我們會繼續尋找一些失落的硯材,同時做大做強我們的硯臺。”

  宣紙漸成收藏品

  作為文房四寶中最為重要的載體,宣紙在本屆博覽會上可謂是最受大眾關注的產品。

  有趣的是,作為書寫中最常見的消耗品,而今的宣紙不但在承載著書寫的作用,同時也成了一種藏品。

  據了解,近年來收藏圈子里逐漸的出現了一批宣紙藏家,不少老宣紙的價格動輒以千元萬元的價格出現在市場上,而在拍賣會上,許多產自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老宣紙更是以數十萬甚至百萬的價格成交。兩年前的上海某拍賣會春拍上,一件1984年“紅星”龜紋凈皮宣紙(10刀,1刀為100張)拍品最終拍出了20.7萬元的價格,而在2012年的某場拍賣會上,一件1950年代產的宣紙的價格更是拍到了30萬以上。即使是在宣紙的產地安徽涇縣,上世紀80年代的“紅星”老宣紙在市場上早已開始按張出售,即使如此,也依然一紙難求。

  “其實古人就有收藏宣紙的習慣。”中國宣紙協會常務副會長吳世新告訴記者說,古代知名的文人墨客如歐陽詢、顏真卿、張旭、李煜等人都有收藏宣紙的習慣,而宋代詩人也曾留下了“有錢莫買金,多買江東紙(即宣紙),江東紙白如春云”的名句。


亚洲国产欧美在线观看片不卡,国产欧美另类久久久精品图片,国产HD老太婆中国老太60